新闻中心

严子陵不入仕途,固然高风亮节,可苏轼并不认同,原因居然是……

2019-06-09
浏览次数:311
返回列表

0cf7ef96477ef3ee42e110d3e7c9b3db.jpg

好,我是南城君。我国的文化博大精深,历史悠久绵长。大学、中庸、史记等经书子集,诗歌随笔,一部部经典之作皆是中华深厚的文化积淀。本期导读,南城君为大家带来宋朝大文豪苏轼的《行香子》!我们不断探索、不断求知,寻求冰冷文字的背后,温暖而传奇的故事。希望本文可以帮助你了解更多传统、经典文化!

一叶舟轻,双桨鸿惊。水天清、影湛波平。鱼翻藻鉴,鹭点烟汀。过沙溪急,霜溪冷,月溪明。重重似画,曲曲如屏。算当年、虚老严陵。君臣一梦,今古空名。但远山长,云山乱,晓山青。——宋苏轼《行香子》

常读苏轼的词,便热爱这个人,原因在于东坡热爱生活以及整个世界。无论是人、是景,在他的笔下,都能流露出一种温暖和力量。这是一种穿越时空,没有隔阂、没有界限、没有障碍的交流。苏轼眼里的山河,不是三皇五帝的后花园,而是天下黎民百姓的家园,一山一水一风与一月,都是澄澈清明与自由。

苏轼行游到浙江桐庐县,在七里滩留下此篇。七里滩有景沙溪、霜溪和月溪,沙溪水流湍急,霜溪水流冷冽,而月溪水流明亮。从来诗与山水,就像分不开的连体情人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或缠绵悱恻、或温柔似水、或激荡高亢、或汹涌澎湃、或自由奔放、或柔情似水……总之二者融于一体,为诗人的笔墨留情。

好山好水不再是特殊群体的专属,是心与灵、人与梦共享的自然,苏轼提笔写下这首《行香子》,浓情重墨去渲染,赞叹大自然的雕琢,寄寓了因缘自适、淡忘名利、看透浮华、返璞归真的人生态度,发出令人深省的处事哲学。

说到七里滩,就不得不提一个人——严子陵。严光,字子陵,东汉著名隐士。少有高名,与光武帝刘秀是同窗,多有交情。光武帝刘秀即位后,心中一直记挂着这位高才的同学,多次命人请他出山。可是每次他都用不同的理由拒绝,他始终喜欢自由自在地归隐,对名利仕途并不热衷,更无心追求。

饶是如此,刘秀依然没有放弃,便亲自写信。信中大意如是说道:朕与你本是同窗,对你有一定的了解,知道你是一个才华横溢的,且不重名利的人。朕多次邀请你出山为官,是希望你前来帮助朕一同管理国家大事,不是让你臣服于我,实在是身上的担子太重,如履薄冰,只有你能帮助我。

这次严子陵不得不出山。来到皇宫以后,他依然保持着在山村野外的生活方式,醒了吃、吃了睡,答应协助刘秀治理天下的事,早已抛在脑后。他人在皇宫,心在四野,实在对这家国大事,提不起兴致。身边的人早已看不过去,纷纷指责他,逼急了,他就跟皇帝讲大道理。大家也拿他没办法。

后来,被宫中的人抓了一个小把柄,奏请光武帝将他逐出了皇宫。严子陵本是一只脱缰的野马,在皇宫的生活,无异于困于牢笼,只有在山村荒野,他才得以自由、自在,活得有趣快乐。回到富春山,他依然保持着躬耕垂钓的生活,再也没有人跟他提及功名之事。一直生活到八十高龄,在家中辞世。

严子陵这种不慕富贵,不图名利的思想品格,一时为世人所推崇、模仿。后世人多人效仿他的行为,辞官归隐,但大多数人并不是真的归隐,与严子陵在于山水不同,他们在乎于名。苏轼自然对严子陵极为尊崇和认同,却又流露出一丝遗憾,严子陵在富春山中只身不出,只得了眼前的一山不水,没有畅游天地,享受到更多美景。

编辑语:光武帝爱慕人才,是真是假、故作姿态也好,奈何严子陵性淡如菊,抱着归隐的心态,坚决不入仕途。这本身就是一个矛与盾的问题!苏轼虽然欣赏严子陵的高风亮节,却不赞同他的做法。大丈夫,当顶天立地,为国为家创千秋事业;即使要做一个闲人野鹤,也要走遍千山万水,领略华夏大地四季风景,而不是闭门不出。


搜索